椒盐白肉之味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9-25 08:33:14

岁月煮茶,安然清欢

千杯茶之506

突然觉得写美食是一件很愉快很有意思的事,那么,我继续了。


在我所做过的菜中,能博得孩子欢心的,大多是偶尔做一次然后没有下次的菜。

比如那道椒盐白肉。

我好像只给她做过一次,她当时的评价是不错。

她认为不错的,我便欣慰地自认为应该至少可以打90分了。

做法很简单:

将七分瘦三分肥的五花肉在开水里煮至断生,凉透,然后切成薄薄的片。

将锅烧热,放一点点油(五花肉里的油已够多),爆香生姜、蒜末以及花椒、干辣椒。将肉片倒入,翻炒。

放一些盐,放一点料酒,肥肉的油出尽,已至透明时,洒上椒盐、青蒜叶,出锅。

是很简单的一道菜,依稀有当年在陶然居吃到的味道。

1998年,陶然居,一个重庆的餐饮品牌空降武汉,街道口有一家分店,犹记得它红檐绿瓦古香古色的装修风格。

那天去它家吃饭,只因出公差过了饭点。当时正值年底,我和同事YZ,还有公司的司机,三个人在武汉三镇奔波一天,将一套大型丛书的稿费送到十多个作者的手中,回到武昌时,已是深夜,在我的提议下,我们进了这家店。

那天肯定点了别的菜,但是,我记得的却只有这道菜。

大概是它的咸香麻刺激了我的味蕾,或者是完成一件大事之后如释重负的松弛感让人愉悦——那套丛书我全程跟了三年,终于画上句号。

多年之后,我在厨房里想当然地如此这般地做出一道味道还不错的椒盐白肉时,我便想到那餐饭。

那位司机大哥,样貌还是记得的,只是很不好意思,不记得名字了。

YZ现在远在新西兰,岁月静好。

关于陶然居,还记得它家的招牌菜手抓田螺,一大盆盛上来,红红的灯笼椒和油亮丰满的田螺几乎是一半一半,首先在视觉上就有很强的冲击力。

和我一起吃田螺的,是我当年在杂志社的同事,J和CY。

当时,是炎炎夏日,三人临时起意,去陶然居对面的四季游泳馆游泳,出来之后,正是饥肠辘辘时,这样的美食便如恩物如甘霖。

戴上快餐手套攫取田螺,用牙签挑去田螺的沙肠,然后敲壳吮肉,辣得眼泪欲流时佐以啤酒。

相当的痛快淋漓夺魂追命。

我在自家厨房做得出一道还算差强人意的椒盐白肉,但是,做不出这样的招牌田螺。而在武汉,这道菜似乎已成绝响,后来流行的是香辣蟹,再后来流行的是油焖大虾。要说它们的共同点,那就是,量大味足过瘾,符合武汉这个城市的朋克气质。

当然,陶然居似乎早已退出了武汉。随后那里成了KTV,再后来拆迁,现在,那里是一片工地,已有四五十层的高楼拔地而起。

而它对面,游泳馆之所在,现在建成了街道口的地标建筑未来城大酒店。

在它们之间,街道口高架凌空而起,跨越珞瑜路,连通珞狮路之南北段。

这里一直繁华,但同时也一直拥堵。

而近来拥堵更甚。

因为,继地铁2号线之后,这里在修地铁8号线。

在城市里,你轻易便可见沧海桑田之变。

相比起来,食物的味道似乎更能恒久远。



茶语者

绿茶,茶一般的女子

职业听故事,讲点掐头去尾的故事,说点或深或浅的感想,有时挟带私货

“茶语微笑”之文字若无特别说明,均为绿茶原创

欢迎朋友圈分享、点赞、打赏、留言,你们的鼓励给我信心。

愿我们都可以生活得更美好,在了解与接纳自己之后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