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争赚聪明钱【励志小故事】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7 09:00:51

创意产业的财富创造能力让世界各国折服,聪明钱用聪明赚。


很多人看过电影《功夫熊猫》,熊猫在这部电影里有一个父亲,居然是只鸭子。为什么熊猫的父亲在电影中变成一只鸭子呢?这就是美国人脑子里的想法,这只鸭子是唐老鸭。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隐喻,它把你的文化富矿挖掘出去,变成它的影响力、引导力,还要获得世界范围内的认可。


美国斯坦福大学的马克教授认为,美苏抗衡、冷战,美国人胜利的主要原因不在于政治,不在于军事,也不在于经济,而在于文化,美国是在文化上打赢了苏联。美国人用一个假的军事战略骗了苏联人。苏联人以为,两个国家的竞赛就是军备竞赛,所以冷战结束、苏联崩溃的时候,其军事开支占整个国家GDP的72%,而这个国家的民众生活苦不堪言。美国恰好相反,到冷战结束的时候,按照马克的数据,美国的文化创意产业占GDP的比例达到26%。


黄金海岸新创意


澳大利亚总人口才两千多万,但是这个国家的活力很强,同时很富裕。1994年,该国就提出“创意经济”的观念。2009年,又搞了一个《21世纪创新计划》,提出要用有力量的思想来推动国家的发展,推动国家的创新。


在这些国家计划的背后,各个州又有相应的计划。比如昆士兰,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地方,有黄金海岸线,那里沙滩的沙子就像米粉一样,有一米多厚,站在上面非常舒服。除了美丽的环境之外,它还有一个雅称叫“智慧之州”。黄金海岸线吸引了全世界的游客,而这个“智慧之州”则吸引了全世界高端的创意人才。以昆士兰大学为核心,在其边上发展出一系列创意园区。昆士兰在推出“智慧之州”计划以后,它的GDP是周边地区的两倍,而创意经济的GDP又是其他普通产业的两倍。可见创意经济一旦推动,对本地经济能产生多大的影响。昆士兰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成为全世界留学生很爱去的地方。


英国人租地抛荒


英国在20世纪90年代末就有一个“新英国”构想,打算成立一个“创意产业工作组”,推动整个国家的产业转型。英国是世界先发国家,所以它能看到工业先发国家的弊端。我在那里也体验到世界先发国家的悲哀。他们的矿产资源早就开发完了,我们现在还在开发当中。英国的煤炭资源是零,最后他们只剩下土地资源。他们现在把土地资源当作国宝在用。


有一次,我坐着火车在英格兰跑,发现他们种的地一块绿一块黄,绿的地方种上了麦子,黄的地方则抛荒。我就问周围的人:“英国农民怎么这么不懂事?全世界很多地方还在饿肚子,你们就不能生产点粮食出口,提高一下粮食产量?”当地的英国人告诉我:“这半片黄的土地是政府买下来的,不让我们种。”那片绿的地能挣多少,这片黄的地政府就补贴多少。政府说:“这些土地资源是我们国家的宝贝,现在荒了是为了留下来给子孙,我们种的粮食只要够自己吃就行。”这是英国人的观点。


所以英国的很多基金会会买下一片山,或包下一片山,一包50年。我在英国的怀特岛徒步旅游,看到那些山、牧场,上面就有一块牌子写着:“此山(牧场)由某某基金会租下。”租下以后干什么呢?养马、养鹿,还是开发?他们叫作“不许开发权”,50年不开发,就让它荒着。


伦敦人五个人里面就有一个在从事创意经济、文化经济产业,他们要用他们的脑子挣全世界的钱。所以飞机设计在伦敦,飞机制造在全世界。英国经过10年的发展,创意经济已经跟它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相匹配了。


提到英国,我就想举两个例子。第一个是,苏珊大妈成为亿万富婆。还有杰克·罗琳,《哈利·波特》的作者,她是失业的家庭妇女,但在短短10年间,她的财富就超过英国女王。个人如此,创意产业如此,一个拥有这个产业、居于世界领头地位的国家,其财富聚集能力也是如此。


脑子不可估值


创意产业的根本特点是什么呢?它来自于大脑,没有办法估值。你卖一个茶杯可以估值,因为大家都来跟你竞争,但是卖一个观念,就很难估值。其次,创意产业是无投入型增值。比如说,我是瓷器厂的厂长,要想杯子增值,挣更多的钱,就要开第二家厂,今天生产30个,明天生产60个,后天生产180个,这样杯子卖得越来越多,我就越来越挣钱了。但是杯子的设计师不是这样的,他躺在家里,把设计版权卖给你,你每卖一个杯子要给他一份版权转让提成。设计师的增值模式叫无投入型增值,不需要进一步的投入,躺在家里就有人帮他挣钱。这就是创意经济的模式。


在我们身边确实也有这样的例证,比如说浙江诸暨的珍珠产业。诸暨的珍珠产业发展有几十年历史了,开始的时候卖不出好价钱,因为那时只不过是卖珍珠。把珍珠变成创意产业之后,现在卖什么?卖装饰品设计,甚至是卖潮流,卖的是款式、是包装、是观念、是价值观,这些东西就值钱。在创意设计上投入1美元,它的产值增加值是1500美元,这真的是几何级数的发酵,这是创意产业的根本特点。


中国经济到了不得不转型的时候,要从世界工厂到世界设计室。一双鞋子,设计在美国、欧洲,而我们只给他们缝鞋子,最后一双两千元的鞋子我们只赚两三元血汗钱。我们以后就要挣观念的钱、脑子的钱,我们要成为世界设计室,挣聪明钱才有意思。


我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工作的时候,看到他们在搞一个活动,叫作“创新月”。他们请来一个炒香辣蟹的师傅,他毕业两年,炒香辣蟹成了百万富翁,养活12个员工,开了两家店。原来,新加坡人吃蟹都是蒸或者煮,没有香辣蟹,也不炒着吃,是他创造了一种吃蟹的新方法。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