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开始更新的老韩家日常——杂文

老韩家的日常 2018-05-15 12:34:36

现在是2018.3.9 23:20

刚刚结束完srtp结题会议和社团这个学期首次的例会,害怕敲击键盘的声音影响到了舍友的睡眠,悄咪咪的躲在了宿舍隔壁的自习室写下这篇文章。

老韩家的第一篇更新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来了。听说文章配合音乐使用效果更佳哦。

从过年就有开始和哥哥姐姐策划经营这个公众号,本想着自己能再多学习一点关于公众号的技能后很完美的推给大家这个有关家庭记忆的公众号。但是今天突然的票圈三连击,让我有一些情绪低落,突然就很想家,然后就想起了这个公众号。

那么,票圈三连击是什么?

第一滴血:来自乌鲁木齐,还没有回归学校学长深深的恶意。

2017.2.22那天是我上个寒假离家的一天,当时觉得很是幸运,没有大雪的飘落阻碍飞机的进程。转眼过去一年有余,我才知道,我又是如此的“不幸”。因为那时候的我不知道,下次再见家乡的雪将会是两年之后的事情。

第二滴血:来自天津,一样外出求学小伙伴的思乡的情绪。

上一回说家乡话是什么时候?其实也不远,开会之前还和阿曼、王聪他们在群里用着家乡话聊天。初到大学的时候,大家会一遍遍问,我也会一遍遍的讲“我说的就是新疆话,新疆话就是普通话。”时间一久我才知道,新疆话是新疆人和新疆人说话的时候才会用到的令人倍感亲切的普通话。“诶,旁友,那个地pang,就似我的家~”

第三滴血:来自北京,纯纯发小的致命一击。

炒米粉,这是一个离我多么遥远又让人倍感亲切的饭啊!赵记好记万家乐,阿勒泰本土品牌三足鼎立成为我高三时期继续长胖的主要来源;辣风芹米兜兜听说现在还开了什么海鲜炒米粉,外来者不知道是否居上。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只要是阿勒泰的炒米粉对我的诱惑都是巨大无比的。

炒米粉?明天不就约着要去吃吗?            

可那能一样吗?                     



就像明天是周六……

儿时的周六,可真是好玩哪,每周都要聚到外公家去。别的就先不细说了,给哥哥姐姐们留点发挥的空间,就说说这饭后甜点。

那时候的饭后甜点可没有什么提拉米苏糯米糍,千分诱人巧克力千层,半熟芝士蛋烘糕,豆乳盒子肉松包……都是没有的(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我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但那时的甜点是我此刻最想最想吃的外公做的醪糟。

在外公众多的拿手菜中,醪糟是每周必做而我们小的也百吃不厌的项目。每次吃醪糟之前一定会有一段:找醪糟。当然每次都是我来找(谁叫那时候的我最小QAQ)有时候在客厅的窗户中间,有时候在阳台,有时候索性藏在了冰箱中……但是!不管在哪里都是我辛辛苦苦找到的,是我的劳动成果!(此处痴汉笑)

找到之后,外公就会带着笑的弯弯的眼睛来说:“那我们现在就分醪糟。”我们四个小的就会一溜烟跑去碗柜旁边拿碗。(那时候拿碗,对于我来说可真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

那时的哥哥姐姐已经可以站在桌子边上等着外公给他们挖好醪糟,而我只能跪在凳子上,等着外公给我挖永远比哥哥姐姐少一丢丢的醪糟,小时候不想这件事情的差异,长大一想就懂了啊:怕是外公,怕小小的我,吃醉哦。

有时候吃完醪糟是逛街,有时候吃完是发小礼物,有时候吃完……写出来每一个吃饭吃后的小活动又可以写成一个集锦。现在的我有点饿了,我决定点一个外卖,就点那个和外公做的醪糟味道最像最像的米婆婆。

虽然米婆婆和外公做的味道最像,虽然我明天就要去吃米粉,虽然学校就有很正宗的烤馕买,虽然我在上海看到了大雪,虽然……但是,你知道的但是之前的话都不是真的想说的话。

但是此时此刻的我是真的十分矫情,十分想家。

现在是2018.3.10 01:03

愿各位,好梦。

 愿我,梦回故里。

Copyright © 平潭小炒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