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ly Beijing|麻辣北京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7-03 18:58:12


到北京第三周,暖心的朋友问,“怎么样?”

总结下来六个字符,“人好,天气怪。”chilly含义之一,就是冷得不知道穿什么好,哆嗦或者闷热随机出现。

时光错乱,从南京到北京,从夏天到秋天,从新街口到三元桥。跨度变化巨大,预感会有一段时间沉浸在初到新环境的应激新鲜感中。

这种新鲜感随着第二周步行方圆2公里而消逝殆尽,时间大部分都在工作,工作大部分都在办公室及卖场或者客户间穿梭。

就在十月的第二个星期,路过周围环境时,不管是道路还是行人,都已经不是新人似的拘谨,无序但熟稔,搭乘地铁环线,开始有人向我问路。

 (一)

 周末阿卉来北京开会,她说去后海酒吧吧!

这才意识到,这是多年中,第一个自己突然自由支配的周五。以往的周五,如果不是在外工作,一定是在工作地赶回家和女儿团聚的途中。这是一枚突然发生的空闲周五。生活真的被改变了。一瞬间,我恍然若悟。

#chilly Beijing #, 这一杯,不是所谓的后海酒吧中的帅哥,也不是“自由古巴”鸡尾酒。而是豆汁。本来应该去访问著名的东城区寻找豆汁,路过南锣鼓巷,被豆汁打动。

这是我来北京的动力来源之一。老板问,“热的还是冷的?”犹豫了一下,冷的。老板报以微笑,后来想来,估计是为了豆汁中清新的细菌吧!



土生北京人阿卉老公评论,北京人未必能接受。

却是我来北京的动力之一呢。心满意足的周末。

 

(二)

北京流行吃螃蟹,著名的静安市场菜场水产市场1/3都是螃蟹摊位。让我对北京的螃蟹有了些许向往。

姑娘来北京的时候,就请她和室友吃了一顿蟹糊。室友莫名无语。

我向江苏在北京工作的朋友诟病在北京饭店吃到的“螃蟹版香辣蟹”,北京人真的喜欢吃螃蟹吗?香辣?哪里还有螃蟹的滋味?我满怀疑惑。

混迹在静安小区周边,静安里市场隔段时间就得去看看,当然不看螃蟹。

主要去看好吃的面条和手工水饺,如果是皮皮虾茴香馅,那就是极品,如果是各种素馅,就会比较便宜。

这里的淀粉食物让我迷恋,不管是面,饺子还是摊位上卖的土豆玉米,经过简单加工,都有让我沉醉的滋味。

(三)

在酒吧,忍不住po朋友圈。北京朋友说,后海是外地人才去的。过两天带你去胡同。

作为一个又po酒吧又po周末突然夜生活的人,自然会被问几个人及对方照片。哈哈,自由的生活才开始。新生活自然有得意之处。

三元桥地带是个极其昂贵的地方。

正在摸索工作地点周边,除了Vivian和Chris带我光顾的两个食堂外,其他简餐都是50元左右,它们以满足人类各种欲望形式出现。

比如这家叫做“Dubuji豆腐家”的店。上周Ying建议我去,后来选了咖喱。第二天,Angela又推荐去,于是去了,在商场地下一层最角落,一副豆腐香不怕巷子深的傲气。就在我吃饭的当儿,居然以“卖断货”拒绝了其他买家。

由于这家店神奇的客流,周末晃荡自修又去了豆腐家。永远穿着红黑格子衬衣的老板还是自己收银,周末人流量和工作日却无法媲美,空闲时刻,了解门口招牌为“honestfood for honest person”。怪不得老板一脸正气,不知那件红黑衬衣是放满衣柜还是天天不换?

当我点完菌菇豆腐汤时,老板用外国人熟练汉语语气问,微辣还是辛辣?莫名觉得微辣真的一般辣,要不来个辛辣?还能怎么着?

辛辣的豆腐汤用小米椒熬制。

#chilly Beijing# 强忍着痛楚用辛辣豆腐汤就着米饭,还有周末特供加强版小菜,看见老板在顾客间踱步,不一会,小二过来问,“您还要点什么吗?”

我的确要点什么,想问自己,四五十元套餐,一定要吃完的个人环保政策是否可以放弃?还是店家洞察食量同价不同量我会更容易接受?

老板笑容可掬,喜欢chilly的感觉,也喜欢老板招牌上“honestfood”的说辞,也喜欢他确定菜单:辛辣时认真而怀疑的笑容。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