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衢州炒粉干.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9-27 08:48:36

两个大学生   一个自媒体  


这是 衢味道 的第 105 篇文章


 

炒粉干、汤粉干、凉拌粉干。

感觉我们衢州人没有粉干,日子是不会过的有时候大半夜饿起来会在朋友圈大喊:有没有人一起炒粉干;看电视剧、打麻将到十一二点,出门撸碗炒粉干?在衢州,午饭吃夜宵吃;不在衢州,想!想这点味道。


所以,街面上像老裴粉干这样的老店,炒粉干好吃的店很多;自己家里炒的,腌菜、肉丁、再加点小青菜,也是简餐不简单,好吃到不行。


 

衢州的双桥粉干很有名,有次让我妈出去买点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万田乡那边的坦上村也做粉干的。就在我老家,余家山头边上。有次回家的时候,天晴,真的远远看到路两边晒满粉干。



问了才知道,原来城区的凉拌粉干、汤粉干、炒粉干都来自这里


整个村有十几户人家在做,每天要做两万多斤粉干,最多的一户一天要做4000斤,衢州市每天要吃掉坦上村一万多斤粉干,换算成盘的话大概五万多盘。



这个叔叔家应该是村里每天做的最多的,他们夫妻俩每天三四点钟就起床做粉干。阳光好的时候,每天10点多粉干就晒好了。这些粉干,光收收就要两个小时。叔叔阿姨夫妻俩已经做了十几年了,村里最久的做了30几年。




村里大部分人都会做粉干,家里的小孩子从小空的时候就会帮忙。照片里的这儿小姐姐,听他们聊天现在是老师,周末有空回来就会跟爸妈一起收粉干。


 

粉干是用面粉和米粉混起来做的,分粗的和细的两种。衢州有些店里的炒粉干确实要细一点。






 

坦上村还有一个粉干加工园,有些人的粉干在这里面晒制、用线捆成扎。这里的粉干一般是不散卖的,都是运到批发部。但那天我还是从叔叔那里买到9斤,很实惠。只要2.5一斤。


 

百度搜不到这里的地址。



 

这个红色包装带的捆法是不是很经典?

买回家的粉干,自己留了5斤,另外的送给了一个超爱吃粉干的朋友。她总是说  / 就是爱炒粉干,没有理由 /


其实很多人,对于炒粉干不能说有种偏执的热爱,但却是生活必不可少的日常,是种习惯,习惯到把这个日常变成一种情结。


/ 深夜心情压抑,出门吃碗炒粉干 /

/无粉干,不宵夜!最爱的宵夜就是炒粉干配鸭头兔头 /




在外地的人,粉干大概也是不能忘却的家的味道。有次坐大巴从杭州回来,快到衢州的时候,还听到邻座的男生给妈妈打电话:/ 妈妈,我一会儿到衢州不回来,先去吃碗凉拌粉干 /

 

我自己也是,每次一下高铁,冲吃炒粉干!五个小烤饼,一盘炒粉干,回衢标配。


 

夏天凉拌粉干配水晶糕;冬天炒粉干配鸭头,还一定要把鸭头汤倒到炒粉干里面拌一拌,鲜迷,遇到好汤的鸭头,好吃到哭


 

市区很多人喜欢吃马站底老裴的粉干,因为觉得他们家的炒粉干不油,吃起来清爽,也有人告诉我他们家老板娘炒的最最好吃,不过现在老板娘不轻易掌勺了;杨家巷烤饼的炒粉干也不错,我去的时候还很喜欢点他们家的鸭头;还有人推荐高新驾校外面棚子里的炒粉干超好吃,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再听说巨化孔家公交站下车的地方就有一家炒粉干很赞。


问起来好吃的炒粉干店,我们群里的人真是聊不完的话题和回忆。




最后引用朋友的一段话作为结尾。


在衢州,粉干就如同重庆的火锅,青岛的路边烧烤和扎啤,内蒙古的烤羊腿,秦淮河畔的鸭血粉丝,峨眉山上的腊肠饭,北戴河的海鲜,鼓浪屿上的土笋冻,衢州的烤饼和炒粉干,西安古城墙外的羊肉泡馍,武汉的锅盔,济南的鲁菜,广东的早茶,徐州的干锅鸡,北京的全聚德,杭州的灌汤包生煎包,上海精致的小甜点,高原上的牦牛肉,深山里采下的覆盆子,深海里抓到的金枪鱼,北龙口弄堂里大叔的炒菜。非吃不可,不吃不行。


发表